韩国炸鸡批发价联盟

鸡鸡复鸡鸡

楼主:三三问答 时间:2021-04-07 16:00:13



    事情缘起:偌大的上海,两个男性朋友,忽然在一个浑身不搭界、八辈子也不可能撞见的地方一一一个巨大的商城里厕所间,邂逅了,且并排尿尿,鸡鸡复鸡鸡!

    “鸡鸡复鸡鸡”。男人并排站立尿尿撤欢,这是孩童的欢迎时光,这个姿势曾令女权主义祖母、萨特情人波伏瓦欣羡不已,她声称:女人最初的自卑,就是不会站着撒尿。

    波伏瓦的书描述:有一位父亲告诉我,他有一个儿子都3岁了,还在蹲着撒尿,整天和他的姐妹和表姐妹们呆在一起,是一个又怯懦又郁郁寡欢的孩子。有一天,父亲带他上厕所时说:“我现在就让你看着男人是怎么撒尿的。”后来,这个孩子对站着撒尿感到骄傲,还嘲笑女孩子们“从一个小洞洞里撒尿”。

    “鸡鸡复鸡鸡”。对男孩子来说,排尿功能犹如随随便便玩的游戏,具有所有能行动自如的游戏所特有的魅力。阴茎可以操纵,能给人以活动的便利,而这是孩子最心动的一件事。

    小女孩看见男孩子撒尿时会羡慕地喊道:“这可真方便呀!”尿流可以随意变换方向,并且可以射到很远的地方,从而给男孩子带来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弗洛伊德曾说过“早熟的撒尿便畅者野心勃勃”,凯伦·霍妮则说:“无所不能的幻觉,特别是虐待狂者无所不能的幻觉,往往和男性的尿流有关”。



  “鸡鸡复鸡鸡”,厕所不仅仅是生理上的一个释放空间,它更可能捣鼓出许多奇特的事迹。高晓松讲述过一个大陆台湾谍对谍的传奇故事一一

   爱国热血青年崔虎,自制了土炸弹,准备找机会行剌蒋介石蒋经国,机会还没等来,却等来了海峡对岸的噩耗——崔虎的哥哥,打过日本鬼子蒋匪帮的老八路的高级干部,就因为有个逃到台湾的弟弟,被打成叛徒、特务,被活活打死。 嫂子上吊自尽,还被扣上“畏罪“的帽子。崔虎悲愤莫名,独自到海边把自制的土炸弹投进大海。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一天,情报站长陈川请崔虎喝酒欢聚。席间都是情报系统的官员。崔虎喝了几杯后如厕,在个小隔间里听到外面又进来人,那人隔着一扇小门在外面小便时忽然说“陈诚家里有个叫崔伟的是你吗?”(原先预定的接头暗号),崔虎大惊之下未接话。那人等了一会儿,开门离去。崔虎通过隔间小门下的缝隙看到那人穿着一双黄皮鞋。回到酒席,崔虎故意失手掉了东西,在桌下寻找时认准那双黄皮鞋。

    隔天,崔虎找到陈川,提出和陈川做个交易。陈川问什么交易?崔虎说你身边有个高级干部是共谍。陈川大惊。崔虎说如果我告诉你是谁,你给我一本护照和一张机票。陈川想了想,答应了。临别之日,陈川送崔虎到机场,登机前,崔虎告诉了陈川那个共谍的名字。陈川听后面无表情,崔虎说你要逮捕我吗?陈川摇头,说当年你赠我船票,今天我赠你机票,希望你路走好,永远别回台湾了。



  

   “鸡鸡复鸡鸡”,正因为如厕的尴尬,反而打开了“尿遁”的方便之门,最有名的就是“鸿门宴”, “沛公起如厕”,撒尿的功夫,楚汉之争,须臾之间,形势大变——

     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至鸿门……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樊哙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哙曰:“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坐须臾,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

  “鸡鸡复鸡鸡”,借机“如厕”,曾经为“历史的转折”大开方便之门,当代历史经典事例发生在干掉“四人帮”那一刻一一

   在粉碎“四人帮”的过程中,先是华国锋找到李先念,要求其向叶剑英征求意见,商讨如何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华国锋从中南海出版社来,轻车简行。到北京医院看病,实际上跑到李先念那里,华国锋直截了当:“我是以到北京医院看病为名来的,只能呆几分钟。我实在太忙,离不开,请你去找趟叶帅。我们和‘四人帮’的矛盾必须解决,请叶帅考虑,用什么方式解决,在什么时机解决为好。”几天后,政治局成员应江青邀请在怀仁堂小礼堂看新拍摄的国产影片。李先念利用华国锋上厕所的机会转告:“叶帅同意你的看法。”




   “鸡鸡复鸡鸡”,厕所里面发生最荒唐的事情,都在“文革”,“扫厕所”成了最流行的改造知识分子官老爷的方式,有人评论:厕所容纳人类排泄物,其颜色气味给予人的感官刺激,就足以令清理者产生坠入深渊之感。从高高在上的文士沦为被屎尿熏染的贱民,发动者获得了施虐的快感,同时也满足了社会底层人群的心理需要,他们真切地体味到“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的深刻含义。

   有人记述:梁漱溟日记里有“早起监督劳动,扫街道厕所”字样(1966年8月26日),启功日记里记载,“扫厕是一关”(1966年9月16日)。在扫厕所的过程中,中年启功思想剧烈起伏。他先自我检讨,如觉知识分子不该扫厕所,“即是剥阶丑罪思想”(剥削阶级丑恶犯罪简称),继之以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劳动是赎罪的机会,怕脏怕累的思想能克服些,但下意识、灵魂深处并未全净,还有怕危险的一种思想,我曾强调别出事故,这并不错,但其深处也有自己怕危险的因素。”(1966年9月17日)。

     侯錱讲述父亲侯宝林:1974年,父亲“文革”刚有了一点自由,就下到海阳县。上厕所,男厕一排二十几个蹲坑,蹲坑前有一条窄窄的排水沟,里边落了不少树叶木棍儿和便纸,一眼望去就知道出口有被堵塞的可能……县领导一一和大伙打招呼,却唯独不见主角侯宝林,听说人在厕所就叫秘书去请。秘书来到厕所,见一个老头背对着门,身穿一套“青年式”棉服,蓝色的面料已经晒得发白,脚穿黑色的棉胶鞋,头上一顶破旧的呢帽,正用一根长棍认真地清理排水沟里的垃圾,便回去复命说:“找不着,厕所里只有一个打扫卫生的老头。”回头才发现那扫厕所老头就是侯宝林。当时县里领导惊讶:“这回我们海阳县招待所要出名了,连相声大师都来给我们打扫厕所了”……原来,文革这些年父亲尽扫厕所了,已身不由己,“扫厕所”成了习惯动作!


  “鸡鸡复鸡鸡”,荒唐想不到。说起“文革”打扫女厕所的事,一位女记者动情地拥住沈从文的肩膀说:“沈老,您真是受委屈了!”不料,这位八十三岁的沈从文抱着她的肩膀,号啕大哭起来,哭得像个饱受委屈的孩子。(一九八八年,沈从文很有可能获诺贝尔文学奖,可惜他几个月前过世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