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炸鸡批发价联盟

第65章 费厄泼赖

楼主:三观犹在 时间:2021-09-20 16:34:24

 我心说不愧是好兄弟,这演技、这默契感,这时机把握,那简直是完美。要早来一点,显示不出我的英雄气概,要迟来一点,估计我会被吃的骨头不剩。给小和尚的这根鸡腿,太划算了!

张幼谦进来时,我特意看了一眼念慈大师,却见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寺中其他僧人,却开始慢慢后退。

我上前几步,打了他一拳,大声骂道,大白天举个火把干嘛,搞圣火传递啊,还是护厂队啊?来给我点根烟。

来到身前低声问道,搞定了嘛?张幼谦点点头,目光看了院边的水缸一眼。

武林盟赵聿见到张幼谦,前几日他在王家寿宴上吃了大亏,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倒是张幼谦看着他道,赵公子,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赵聿恶言道,不是冤家不聚头。姓张的,别以为你老子是张百万就了不起,如今在金陵地界上,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你要识趣,给小爷磕几个头,小爷心情好,兴许饶你一命。

张幼谦向看白痴一般看着赵聿,你脑袋被门缝挤了嘛?说着,举了举手里火把,问道,这是什么?

火把!

对,这是火把,不过今天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催命符,有个成语是什么来着,玩火什么什么的。

赵聿道,玩火尿炕?

张幼谦怒道,玩火自焚!话刚出口,他忽然发现这句话有毛病,连住口。

本来剑拔弩张的形势,经张幼谦这么插科打诨,顿时缓和下来。

轩辕剑王冲精于世故,他知道张幼谦乃京城首富之子,于是出来打圆场,这不是六扇门张贤侄嘛,前些日子我家玲珑还念叨你呢。

张幼谦咦了一声,王大侠竟也来通善寺,莫非也是为了徐开山而来?

王冲道,贤侄哪里话,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武林正义,江湖公平,社会和谐,给江湖上受幽冥教迫害的同道讨个说法。不过,你这个兄弟,苏大人,好像对我们有些误会。我看他被幽冥教妖女迷惑,你是他朋友,不如好好劝说一下。

张幼谦冷笑道,我若是说不呢?

此话一出,轩辕剑王冲脸上挂不住了。他是金陵首富,又是江南武林名望,如今当着武林盟主和天下英雄的面,竟然被一个后生小辈数落,难免也生出火气,怒道,我王某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才让你几分,你不要得寸进尺。

张幼谦晒然道,我老子脸皮比城墙还厚,他的面子不值钱。说着大声对群雄道,今日我与我兄弟苏犹在并肩作战,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赵聿打断道,这小子武功不行,并肩子搭伙劈党了他。

情急之下,竟连江湖春典都说了出来。赵聿虽是武林盟中人,但他爹赵钱孙乃与徐开山齐名之人,有黑道背景,正因如此,李名秀为了控制江北黑白两道,将赵聿收入帐下。

点苍掌门大声道,正有此意!

七八柄兵刃拔出,却见张幼谦来到院旁那处水缸,大声道,谁敢?

念慈连道,善哉,不对,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赵聿道,又怎么了?

念慈道,这通善寺下,埋了八千斤火药,足以将通善寺炸平八次,而火药引信,就在这水缸夹层之中!

众人大惊,什么,八千斤火药?还把引信放在寺内,这是要搞自杀式袭击啊,同归于尽啊!

眨眼间,有三分二的人都跑出了通善寺外。毕竟是跟着来凑热闹,徐开山也罢,冥山绝学也罢,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要是为这个把小命搭进去,岂不亏死?

而那些在江湖上有头有脸、有名有姓、有门有派之人,虽也打退堂鼓,却抹不开面子脚底抹油,毕竟以后在江湖中还要混,要是传了出去,岂不落了威风。

点苍派掌门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点苍派本是位于云岭南段,在江湖上也不过是三流偏上,不到二流的门派,新任掌门野心不小,提出“无兄弟,不江湖”的口号,要走“兄弟江湖”路线。所以才跑到江南来抱武林大会、王谢联盟的大腿,本着别人吃肉我喝汤,想浑水摸鱼捞点好处,可谁料到会有如此情况,于是心生退意。

不过毕竟是一派掌门,直接说走,怎能显出水平?只听他朗声道,我点苍派愿打头阵!说着,点了一个幽冥使者,道,你出来,我跟你打!

那幽冥使者乃四大护法之一,脸上带面具,手中持着铁锤,向前踏出两步。点苍掌门说,鬼鬼祟祟,见不得人,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人。

幽冥使者全身陡然发出一阵凛冽寒气,将点苍掌门笼罩其中。

点苍掌门终于说出憋了许久的一句话,我点苍剑法威力巨大,这里场地太小,我们换地再战,我在山下等你,有种下来找我!

说着,凌空跃起,落在墙头之上,回头看向院中,来了个金鸡独立,冲幽冥使者道,来啊,结果一个没站稳,哎哟,跌落墙头,狼狈起身而去。

轩辕剑王冲冷笑道,点苍派掌门范跑跑,轻功无双,果然令人佩服!

那幽冥使者缓缓将面具摘了下来,双眼通红,如恶魔一般,盯着李名秀,李名秀望着来人,是你?你还活着?

那人声音嘶哑,道,马家堡一百三十条人命之仇未报,你还未死,我岂能先去?

徐若男在一旁道,马护法,今日不是谈私仇之时。那幽冥使者闻言,微微躬身,将面具戴上,站回队伍中间。

因为张幼谦和地下埋的八千斤火药,整个局面变得微妙起来。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提出建议,双方各退一步,徐开山我带走,至于名门正派与幽冥神教的恩怨,陷入死局,不如暂时停战三日。

在场众人,以李名秀和轩辕剑王冲为首,两人觉得可行,于是点头。我又问徐若男,徐若男却道,徐开山如今已经毒发,凭你本领,能给他解毒?

一直静立未语的病虎杨隐却忽然道,兴许我可以一试!

我对这个满脸病容的黄脸汉子抱有戒心,他是一个很容易就让你忽略掉的人,好像从我进入通善这么久,都没怎么注意道他,不过他却给人一种感觉,就像一只毒蛇蹲在草丛里,一直伺机而动。

我问道,你有办法?

杨隐躬身道,俗话说,久病成医,岐黄之术,在下略懂一二,就算在下医术不精,我也能找到一人可医他。

什么人?

杨隐道,薛神医。

医圣薛神医乃当今医术第一人,只是她早已退隐江湖,二十年来从未听过她消息,却不知杨隐又怎么知道的。

我将徐若男叫到一旁,徐先生先交给你们了,你还生我气嘛?徐若男反问道,你说呢?我愣了一下,说今晚你们住哪里,我有事找你。

等安排完毕,我和张幼谦让幽冥神教中人先行一步离去。

李名秀自见了那幽冥使者后,情绪低落,赵聿却道,姓张的、姓苏的,你们可知道你们闯大祸了!

张幼谦道,此话怎讲?

赵聿面露得意之色,道,你们包庇幽冥教,放走魔教妖孽,尤其是你苏犹在,竟结交幽冥教主,我要是让诸葛大人不小心知道了,不知他会如何是好?

张幼谦道,你威胁我?

赵聿本就与张幼谦有仇,叫嚣道,就威胁你,怎得了?

我看了张幼谦一眼,说怎么听到有条狗在叫。

张幼谦说,好像还是落水狗。

我说那就痛打落水狗。

张幼谦点点头,费厄泼赖!于是对赵聿道,叫爸爸!

赵聿一愣,骂道,去死!张幼谦伸手将火把放到水缸旁,又道,叫爸爸!不然我就点了。

赵聿满脸涨红,气的说不出话来。

有人劝道,赵公子,依我看就叫了吧,反正又不吃亏。赵聿骂道,你怎么不叫?那人说我可没赵公子这福分啊。

李名秀缓缓道,赵聿,你就喊了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赵聿这才低声喊了句,爸爸。张幼谦大声道,我听不见。

赵聿抬起头,双目恶狠狠盯着张幼谦,把张幼谦吓了一跳,赵聿吼道,爸爸!爹!粑粑!

张幼谦从怀中掏出一章银票,塞到他手中,说初次相认,没啥送的,有这么多英雄来见证,咱当干爹的出手也不能寒酸了,这一万两银子,拿去花吧。你放心,你爹我是富二代,那你就是富三代了。

我心中暗骂,你小子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啊,一万两,就这样送出去了。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一来,赵聿在天下人面前认了这个干爹,还收了一万两银子,将来想反悔也难做人了。

赵聿气的直咬牙,他爹本就是江洋大盗,这点钱他根本看不在眼中,只见他冷哼一声,转身就向寺外狂奔,下山去也。

张幼谦得意道,如何,认了个干儿子。

我不屑道,他是落水狗,又是你干儿子,请问你是?哈哈!刚才我就发现了,只是没好意思提醒你罢了。

顿时,有五六个老头子将张幼谦围住,粑粑粑粑乱叫,张幼谦怒斥道,赶紧散了,一阵拳打脚踢,将那些人赶退。

众人纷纷散去,看了眼庙中日晷,已是申时三刻。

念慈大师过来,将火把灭了,我奇怪道,通善寺香火旺盛,方丈您在寺中埋火药,这是要自断香火啊,要是官府追究下来,这罪名却不轻啊。

念慈大师道,两位大人,实不相瞒,我通善寺惹了大麻烦了,这火药之事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什么麻烦?

念慈大师正要讲,无法和尚阻拦道,方丈,此事慎言。

小和尚却一旁喊道,我知道,我知道,还不是因为天绝舍利之事!

我讶道,天绝舍利?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