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炸鸡批发价联盟

在南宁坐收房租很爽?!拥有上百套租房的南宁房东说: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楼主:南宁圈 时间:2020-11-17 06:02:29

南宁圈责编少女空

南宁资讯/爆料/交友

加我入群

从他们手上租过房的你,不过是签订了一份与生活的妥协书。


每个在异乡打拼的人,都经历过租房这一阶段。


租房的本质和去菜市场买菜差不离。看之前想要物美价廉,逛一圈后发现廉的差、美的贵。


后来想想那就把标准降低点儿吧,不过当价格被固定在了一个区间内,选择范围自然也就缩水。有人去了敞亮的高级小区,有人去了局促的城中村。



每位租客在租房中安顿后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我们今天不说租客与租房,而是来谈谈那些为你提供住处、让你欢喜让你忧的各路房东


房子让我们感到亲切,房东却不。大多数人回忆自己曾经的租房岁月时,总免不了把曾经的房东带出来一并数落。“抠门、眼尖、没事找事、想方设法扣钱…”斤斤计较、抠门多疑成了大多数租客or准租客对房东的主观印象。



不过说白了,不管南宁哪个地段的房东,为哪个等级收入的租客提供住处,他们在究极意义上是同一存在体,尤其当遇到同样奇葩的租户时,更是如此。


房东和房客之间的隔阂由何而来,怎样在保证彼此利益不受侵犯的同时,找到最合适他们的相处方式?来看看下面这4位房东是怎么说的吧。



“房东是我们的职业,仅此而已



▶ 1、韦阿姨—明秀小区(西乡塘区) 


49岁的韦阿姨做房东至今已经有18年了,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前后来了6拨租客。租出去的旧房子是明秀小区的两房一厅,现在住在里面的是两位合租的姑娘,9月份刚搬进来。


▲明秀小区南区正门


房子不大,但韦阿姨拾掇的蛮温馨。整体暖黄的家具加上配备齐全的家电,色调温暖朴实地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



当天采访韦阿姨的时候,她刚好要去小区收租,和两个姑娘核算当月水电费用。韦阿姨告诉我,自己不怎么会用转账,所以一般都是月底亲自过去收租,水电费用她先交给物业,然后租客再交给她。


▲韦阿姨在和租客核算当月的水电费用,每个月的收据都要填好收起来。


“她们住了差不多半年了,年纪跟我女儿也差不多大。”与其说这俩姑娘是房客,韦阿姨觉得她们更像是自己的女儿,也把她们当女儿看待。平时遇上吊灯坏了、空凋萎了,姑娘们在微信上说一声,韦阿姨就急火火开半个小时的电车飞过来,解决问题了之后才安得下心。


前几天有个姑娘发生车祸,电车被撞坏了,但肇事者跑了。接到姑娘电话后韦阿姨马上赶过去,因为姑娘不肯去医院,韦阿姨就把她接回了家,还给她买了些跌打药。


时间长了,再等韦阿姨来收房租的时候,姑娘们也不惧穿着睡衣出来打招呼,有时还会邀韦阿姨留下来一起吃个饭,或者就很熟络地唠唠嗑。



▶ 2、小林妈—万秀村(西乡塘区) 


“我们是里面的本地人。祖辈在这里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房子租了有二十年了吧,从我出生到现在。”小林在微信上发来了这样一串话。


小林的妈妈是万秀村的一位房东,平时要管理自家的上百套租房。小圈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已经惊住了,这么多套房,里面不知道要住多少租户…自己管理,还不得累到晕死过去喂!



但小林妈妈倒觉得,累是累,只为自己图个安心。毕竟住了那么多人,好不容易记得差不多了,找人来帮忙又要重头开始教,“麻烦!”


就这么不嫌麻烦地把房子租了20多年,很多租客住习惯了,不知不觉连着租了十几年。大家感情也磨合地像一家人,逢年过节小林妈就邀请租客来自己家里吃饭,而租客们过节回来,也不忘给小林家带点土特产。


可能人跟人之间的付出都是相互的。租客们尊重小林妈身为房东的工作,按时缴纳房租费用,小林妈也感谢大家的理解,当租客孩子到上学年龄时,她也会主动帮他们去村委申请办理暂住证,让孩子能顺利上学。



▶ 3、陈姐—新阳路自建楼(西乡塘区) 


陈姐家出租的一栋自建楼位于西乡塘区新阳路尾,从05年接纳租客,到现在已经是有13年历史的老房子了。现在陈姐一家人和30多位租户都住在里面,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虽然嫁出去了,但还是觉得回来住比较热闹,住在一起不管做啥都很方便捏。”


平常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租客也都很配合,按时交房租,所以陈姐一个月只消抄一次水电即可,轻松地很呐~



之前听说过蛮多租客欠租跑路的陈姐长了个心眼:收的租客都是有家庭小孩的,因为大家都带着孩子,不可能说走就走。


来陈姐这里租房没什么手续,也不用押三付二。陈姐知道来这里租房的都是广西本地人,初衷都是为了让孩子上学方便点,所以只要求他们交一份身份证复印件和一个月的押金就行。


有些租户一住就是8、9年,也有几间租户在外面买了新房,搬了出去。本来楼上楼下互相帮忙的“室友”成了躺在微信通讯录里的名字,平时也无法经常见到,这让陈姐难免有些唏嘘,但另一方面也高兴他们告别这个逼仄的地方,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


图丨陈姐


▶ 4、曾姐—大板一区(青秀区)


曾姐是位老南宁,本职工作是财务,副业是一名房东。现在租出去的这间房子在古城路,算是70年代末的老房子了。结婚后人多住不下只能搬出去,之后这间60平的房子就拿来出租了。



来租房的租客们都看上了这边的好地段:有菜市,近南湖,出行方便,绿化优秀。房子租出去10年时间了,这些年里曾姐一共迎来了3拨租客。


第一波租客是外地的两口子。住了差不多半年后,家里各种亲戚来了,房子不够住,退了房就搬走了。


第二位租客是个刚毕业两年,25岁的小伙子。开始是因为工作单位在附近,才在曾姐那里租了房,结果住到最后住习惯了,他还问曾姐:“你这房子卖不卖啊?”


这个小伙子住了7年,是住最久的租客。他从2009年一直租到了2015年。刚搬进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单身汉,后来他在这间房子里谈了恋爱、结了婚、生了小孩。等孩子3岁上幼儿园了,他就和全家搬进买的新房子了。


第三波租客是刚毕业不久的3位女生,从2015年搬进去一直住到现在。



“他们住的久也好,我也省事。”曾姐很少会去看房子的情况,自己只要每个月中收租金就得,不用管水电那些,平时和他们都是在微信联系。要是遇到什么家电需要维护啊,哪样东西又有损坏了啊,租户都是微信告诉曾姐,然后曾姐报销维修费用。


“大家出来都不容易,将心比心嘛。”无论租户遇到什么问题需要曾姐出面解决的,只要微信上说一声就行,曾姐就会抽时间出面协调。


曾姐懒得抠这些费用,东西用久了自然会坏的啊,坏了就修呗,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房子你付了租金,那使用权就是你的。既然我收了你的钱,那么房子里面的东西出了问题,我就要负责。”曾姐觉得,只要大家能在自己这里住的安心,自然也愿意一直住下去。



“那些年我们遇到的奇葩租客


▶ 1、韦阿姨—明秀小区(西乡塘区) 


当我问起其中一位房东韦阿姨,之前是否有遇到过类似拖欠房租的奇葩租客时,韦阿姨立马就拉住我进了房间,指着现在看起来完好如新的家具开始数落:“你看,这个就是当时被他搞坏的衣柜!贵知道他怎么就能把衣柜的门给拉坏?拉坏就算了,一边门还给掉地上了!”


▲修理之后的衣柜


韦阿姨口中的“他”是07年的一位租客,一个看起来清清爽爽的年轻人,和韦阿姨签了一年合同,前后住了5年。也是让韦阿姨后来悔青肠子的“罪魁祸首”…


“不单是衣柜,居然连纱窗也被用烟头戳破了好多个洞!?”也可能因为纱窗被戳破的原因,当时韦阿姨在家里发现了好几只脚掌大的老鼠到处乱窜…



而这位租客的“成就还远不止这些,他离开之后,风扇转不动了、墙壁油渍斑斑、房间跟垃圾堆一样…无法想象这是曾经住过人的样子。


除此之外,他还拖了整整一年的房租和水电没有交。我就觉得有点奇怪,房租拖了那么久,怎么还让他继续住?韦阿姨告诉我说,一个是他确实住了很久,5年,合同再没续签,大家都比较熟络。再加上之前房租是一个季度交一次的,所以当时他跟韦阿姨诉苦自己暂时没有钱,想过阵子再交房租的时候,韦阿姨没多想就答应了。



“谁能想到他居然就这么跑了?行李也不拿,全部堆在房间里,水电费也欠着没交!”韦阿姨试着打他留下来的电话号码,却死活打不通。好不容易找到了当时和他同居的女友,对方轻飘飘甩来一句:“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那位租客走了之后,韦阿姨就给放他行李的房间门上了锁。


明明没人住的房间,却比有人住更有“生活气息”。床上、沙发上乱糟糟堆着这对情侣的衣物、包包,行李箱被丢在角落,鞋子横七竖八地摆在门口,房间里的灰尘积了一层。韦阿姨想扔掉这些东西,却又害怕到时候对方万一回来找麻烦,就一直堆在家里。


但那位租客直到通知的最后期限也没出现,之后这些滞留在房间里的行李,韦阿姨自己处理掉了。


▲当时放这位租客遗留物品的杂物房


因为这位租客,韦阿姨损失很重,扣完押金还亏很多。家具要换、要修,房间还要认真打扫消毒。所以她不舍得再做额外的支出,墙也是自己上手刷,房间打扫了整整一个礼拜。前后折腾了大半个月,韦阿姨才敢把房间继续出租出去。


▲现在两位姑娘住的房间

而现在合同上新增的“禁令”,也是在这位租客之后才加上去的。用韦阿姨的话来说:“一开始没那么多要求,都是被逼的



▶ 2、小林妈—万秀村(西乡塘区) 


前面我们也说过,小林妈当着几百户租户的房东。如此庞大的租户数量,其中混杂这几个奇葩也不难说得过去,而且他们跑路的套路也都如此相似。


有些租户拖欠一阵子房租不交后,就开始玩儿人间蒸发。明明一开始电话还能打的通,对方也表示下个月就交,后面再打就打不通了;有的人甚至连自己带来的家具都丢在屋子里,却会提前把贵重物品带走,然后就消失了。



“因为我妈要管理的房子比较多,有时候会放宽一些,就被这些人钻了空子。”所以现在小林妈会把房子租给家庭式的、有稳定工作的,或者是朋友介绍来的租户,这样比较靠谱,人也不会那么杂。



“虽然有奇葩,但我们还和租户成了亲人


▶ 1、韦阿姨—明秀小区(西乡塘区) 


“太熟了。麻烦也就来了。”韦阿姨这样评价自己和租户们的关系。


经历过那位奇葩租客后,韦阿姨租房就长了心眼,每逢有人来看房,她就仔细打量对方,观察对方是个怎样的人,合不合适把房子租给ta。租户们以为是自己在挑房子,其实房东也在悄咪咪地挑选自己想要的租客。



租房的这些年里,韦阿姨也遇到了一些蛮有趣的租客。有黑龙江的小伙儿为了自己的女朋友跑来了南宁,也有租客看了房子之后,顺便看上了韦阿姨的女儿,还想和她处对象(结果当然是被拒绝了)



尽管韦阿姨觉得最合适的就是租户保持一点距离,但之前的租户们却格外中意韦阿姨的热心肠。去年,黑龙江小伙儿和女朋友在南宁结了婚,买了新房,请韦阿姨去喝了喜酒;之前还有一位租客,每次韦阿姨去收租的时候,都邀请她去家里吃饭,退租后还时不时在微信上问候下韦阿姨。


▲韦阿姨



▶ 2、小林妈—万秀村(西乡塘区) 


“在这里住过的租户不仅仅是租户,更是和我们共享过珍贵时间的亲人。”小林有时会觉得,那些在这里住了十几年的租户们,已经不仅仅是签订了租房合同的陌生人。


小林告诉我,以前自己还小的时候,他们会代替忙碌的父母带自己去公园玩;小孩子嘴馋,他们都会在饭桌上给小林留一个大鸡腿;下雨的时候会把没有伞的小林和自家小孩一起接回去;中秋过节不回家的话,也会来小林家楼顶一起赏月吃月饼;冬天还会在楼下一块烤火…



“不过现在就没有啦…”小林感到有点遗憾,同时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很多租客已经在外面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但平时还是会给小林和妈妈发信息问候一下,有空了也会回来看看这个曾经住过的地方。


而从小和这些租户小孩一起长大的自己,就像多了几个亲密的家人,现在还会时常联络相约一起出去玩。“就像妈妈和那些租户现在也保持着很好的感情一样。”小林依旧这样觉得。



▶ 3、陈姐—新阳路自建楼(西乡塘区) 


“大家住在一起都已经很熟了,维持现在的关系就好啦!”陈姐是比较幸运的那种,租房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拖欠房租或者无故消失的租客,更多的是和租住在自家的阿姨们成了老熟人。


所以平时租户们回家的话,总少不了给陈姐带些腊肉、板栗等家乡特产。春节前租户们开始准备食材包粽子、冬糍过年,陈姐路过的时候,也会招呼她上家里坐坐。



每次大人们坐一块寒暄家常的时候,各自的小孩就扎堆玩儿。每每这时陈姐就有些感谢自己“房东”的身份,能帮自己结交到这些一块儿聊天、消遣时间的好友。




▶ 4、曾姐—大板一区(青秀区)


因为这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房子,但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家。” 曾姐和之前住在的租客这样说。



曾姐和我谈到自己的租户时,笑着说自己很幸运。因为自己没有遇到一些很奇葩的租客,大家相处起来都和和气气,租客们也都尊重曾姐。不过在我看来,这应该是因为曾姐对他们的态度也很和善。曾姐说自己不会过于限制租客们这不行那不行,也不会管得太宽。


“我已经把房子租给你了,我就没必要把控你什么。你就是这里的主人,想怎样装饰、怎样住那是你的事情。”


总的来说就是该负责负责,大家将心比心就好。



不过曾姐也会挑选来找自己租房的租客。会先跟他们聊一下,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如果看起来比较粗暴或者不讲卫生的就不会租出去。只是说句实话,你租房子是你自己住在里面,没有谁会想把自己住的地方搞得很乱很脏吧?


现在曾姐最担心的就是房间的安全问题,所以经常对现在住在里面的小姐姐说:哪里需要维护就去维护,自己出钱,最重要的就是住在里面的人要安全。



十年来,周围房东的租金涨了几番,曾姐的房租却从没涨过。有人问她:“你的房租怎么都不涨的啊?”曾姐就笑了,“你说别人来这里租房租的蛮久,你三天两头提价,多不好啊。有些房东就是我今年只给你租一年,等明年我就要提价了,和你一年年签,一年年租金往上涨。”


但曾姐没这样做,她和租客只签了一年的合同,之后就懒得签了。住的久了,双方已经很信任了,每个月也按时转账给她。他们接受了曾姐这个房东,曾姐也接受了他们作为租户。在曾姐看来,大家都是平等的,只不过房子的所有权是她的,使用权是租户的。




最后


虽然这次我们只撩了四位房东,但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有你见过的那一类。


长久以来,因为房东这一职业的针对性,加上不少人曾遭遇过“说不过去的房东”,导致大多数人习惯把房东认定为缺乏契约精神的背叛者,从而产生了“租房很麻烦”的看法,怕被骗、被坑,还怕摊上一个不负责任的房东。


很多人持有“房东处于优势地位”的主观想法,但一旦真正和租客产生分歧的话,房东吃的亏往往占大头,电话打不通,找不到人,什么白纸黑字、契约精神,都成了一张废纸。


小圈记得之前有个新闻,钦州一位房东把房子租给了一对外地情侣,结果小情侣因为没住够约定时间,和房东因为押金问题起了争端,最后用一种令人咂舌的方式结束了这次租房:在住处的各个角落塞满了死鱼,房间里爬满了蛆…



如果你是这位房东,你当时会怎么想?有没有觉得,这种互相耍流氓的方式,只会让房东和房客之间的隔阂更深、信任成本更高、偏见更严重。


今天文章里出现的一些房东同样经历过令人无语的租客,防备心也有,但更多的还是想和房客和平共处。他们心里想的是:作为房东,我只要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如果在之后的合约关系中能和租客成为朋友,那都算是超额收获了。


而对我们这些在南宁打拼需要租房的人来说:当你还是一个租客的时候,你就该尽一个租客的本分。


因为,每一次租房,每一次和房东的争执,都记录着自己曾经或现在为了明天打拼,不服输不安分的野心,即使这一切终将被嘈杂的烟火气冲淡,但都跟房东无关。


南宁圈原创栏目


「 邕城记 


记录这座城的风华 


本文作者:T.D


▍图文编辑:南宁圈(转载授权请联系微信:area0771)

▍商务合作微信:nnarea001

▍商务合作电话:18775349267

▍法律顾问:王文君律师创新法律服务团队


 热文回顾 


南宁各区:五象新区 | 邕宁区 | 江南区 | 良庆区 | 西乡塘 | 六景 | 巴马 | 沙井 | 三塘 | 上林 | 武鸣 | 马山 | 宾阳 | 仙葫 | 横县 

南宁记忆:江北大道酒吧街 人民公园 | 实验电影院 | 那一年的南宁

南宁青春:民族大学 | 南宁三中 | 南宁二中 | 医科大 | 南宁高校歧视链

南宁生活指南:2018房价 | 南宁糖水地图 | 景区大全 | 逛吃2号线 | 夹娃娃攻略 | 小升初必看 | 江南区玩乐地图 | 坚记在这里 | 吃遍新阳路 | 新竹路美食 | 深夜食堂 | 五年后的南宁 | 追忆解放路  

南宁人物:李秋颖,嫁给我! | 蓝天救援队 | 我是一名医生 | 我想变成女孩


重庆万达文化旅游城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