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炸鸡批发价联盟

胡澎:日本人怎样为老年人营造温馨的社区

楼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 时间:2021-11-14 09:27:43

健康长寿是每个人、每个国家的理想和追求。但当人口比例失衡, 老年人口占比过大, 则会产生劳动力缺乏、社会失去活力、社会保障难以为继、经济可持续发展受阻等一系列负面影响。

当今世界, 人口老龄化已成为严峻的社会问题。众所周知, 日本的老龄化程度十分严峻, 截至2 0 1 6年9月, 6 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已达到2 7.3%。随着人均寿命的增长, 患认知症 (目卩“阿尔茨海默症”) 的老年人口数量也在急速增加, 且越来越呈现低龄化趋势。

如何延长健康老年人的自理时间并为他们创造一个能发挥自身价值的环境, 如何让那些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得到高品质的照顾和护理, 是日本应对老龄化社会思考最多的问题。多年来, 日本从政策制定、法律保障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探索, 例如, 2000年4月实施的《护理保险法》大大缓解了家庭成员的经济负担和护理负担, 也保证了养老护理机构的经营得以良性运转。依据该法, 加入保险的老年人根据健康状况被划分为不同等级, 可按等级接受相应的护理服务, 且被保险人只需负担护理费的10%。另外, 日本在构建让老年人感到温馨的社区方面进行了诸多实践, 其中不乏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

何谓让老年人感到温馨的社区

调查表明, 大多数日本老年人希望在自己熟悉的环境生活、养老、接受医疗和护理, 直至生命最后一刻。过去, 日本社区里面的诊所、社区医院、专科医院以及各种类型的养老机构之间没有太多业务往来。近年来, 日本的地方政府结合本地区人口老龄化的实际情况, 积极探索新型养老服务模式, 其中, 构建地域综合关怀体系就体现了日本应对老龄化社会的新思路, 其目的是让老年人、特别是患认知症的老年人在保有尊严的前提下, 最大限度地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自立、安心、自在地度过每一天, 即便是到了需要护理的阶段, 也能在社区得到护理和关怀, 直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程。

这一关怀体系的内容主要是:统筹当地的医院、诊所、药店、各种养老设施, 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定期上门诊疗、急诊、临时住院、日常生活支援以及上门护理, 针对各类养老护理设施进行适老化改造等。地域综合关怀体系针对社区老年人提供多样化日常生活支援服务和护理服务, 包括上门理发、打扫房间、出行服务、送餐上门、送货上门、庭院修剪、宠物照顾、上门点滴、注射、换药、上门帮助洗浴、帮助排泄等, 还可得到康复训练的指导。这些服务大大方便了社区养老的老年人, 提高了他们晚年的生活质量。

嵌入社区的小规模多功能养老护理机构

近年来, 日本政府积极倡导嵌入社区的小规模多功能养老机构类型, 让有护理需求的老年人在自己住惯的家和社区养老。这些机构大多建在老年人日常的生活圈内, 规模不大, 一般在150—3 0 0 m2之间, 多为普通民宅改建而成。每天的利用者人数不超过25人, 日间照料的老人不超过15人, 夜间住宿的老人不超过9人, 为社区老年人提供24小时服务。老年利用者通常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 以一项服务为中心 (多数情况下是以日间照护为中心) 配合短期入住、上门护理等, 进行自由组合, 也被称为复合型养老护理服务。当老年人身心状况发生变化时, 能够顺利地实现不同类型养老服务的转换, 保证了同一位老人使用不同护理服务时的连贯性, 减少由于环境改变而给老人带来的不适。

与规模较大的养老机构相比, 小规模多功能养老机构虽然并不具备雄厚的专业护理实力, 但由于贴近社区、立足社区, 消除了老年人的孤独感, 维持并恢复了其身心机能, 减轻了家庭成员的照料和护理负担, 方便家人探望, 维系了老人和社会、社区之间的联系, 因此深受社区老年人和居民们的欢迎。

我参观过日本富山市一家嵌入社区的小规模养老护理机构。这是由一家非营利组织运营的, 建筑物外表与普通的民宅没有什么区别。社区的老人们白天来这里吃饭、聊天、看电视, 接受洗澡、剪指甲、按摩等护理。工作人员还会带领健康状况良好的老人进行一些简单的户外活动和农业劳作, 享受亲近土地和劳作的乐趣。与其他养老护理机构不同的地方在于, 这里不仅接收老年人, 还接收智障儿童和残疾人, 社区里双职工家庭的孩子放学后也可以来这里写作业、接受照看。我去参观的时候, 看到三四位老人围着桌子玩牌, 屋子里还有两个四五岁的孩子在玩耍, 工作人员在准备午餐。这里没有一般养老护理机构那种沉闷压抑的气氛, 宛如一个温馨和睦的大家庭。老人和儿童在一起, 心情变得愉悦了, 儿童也得到了老人们袓父母般的呵护和关爱。该机构还聘用了一位有轻度残障的年轻女性从事事务性工作, 使她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

新宿附近一家名为“樱花”的小规模多功能机构也营造了一种家的氛围。该机构中间是客厅、餐厅、开放式厨房, 四周是几间单人间和双人间。我去参观的时候, 有两位老人在看电视, 一位工作人员在为一位老人按摩肩膀, 还有一位工作人员在为老人剪指甲。有一位老奶奶正在帮助工作人员准备午餐。她穿着围裙, 动作熟练地煎鸡块。工作人员告诉我, 老人患有早期认知症, 但非常喜欢做饭, 于是他们让老人参与厨房里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老人非常开心。

我还曾经调研过东京都世田谷区一家日间照护中心。这家照护中心位于一片高档街区之中, 由一幢二层小楼的民宅改建而成。中心采取会员制, 登记的会员有数十位老年人, 他们中有的身患疑难病症, 有的是轻度认知症患者, 有的有脑血管病等后遗症, 也有癌症晚期患者。每天平均有七八位老人来中心接受生活照顾和护理。中心采取预约制, 一大早中心会派车到老人家中将其接来, 老人在中心吃午饭、洗澡、看电视、聊天, 在专业人员的帮助下进行康复训练, 傍晚中心再把他们送回家。如果老人的家人下班晚, 也会吃完晚饭再被送回去。

日本养老机构的设计理念和服务理念都比较人性化, 经营方常常设身处地为老年人着想。例如, 仙台的一家养老护理机构十分注重与当地居民的交流。他们利用大厅里的闲置空间设置“玩具博物馆”和“玩具医院”, 里面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玩具, 方便社区的儿童来游玩, 老人的孙子孙女来看望老人时也不会感到无聊。“玩具医院”有人义务为孩子们修理玩具, 附近的居民也可以带孩子来请他们修理玩具。机构里设有咖啡馆, 收费低廉, 家属来看望老人时可以坐在这里一起喝喝咖啡、聊聊天。有不少养老机构里设有小卖部, 不仅卖一些生活日用品, 还售卖老人们制作的小手工, 有结绳、美术作品、小花布包、手工项链等。养老护理机构的服务十分贴心, 给老人洗澡前要测量体温、血压。每个老年人都有自己专用的洗澡巾及自己喜欢的其他洗浴用品。用品上写着老人的名字, 以防混淆。

对患认知症老年人的贴心服务

近年来, 患认知症的老年人数量持续增加。日本政府重视认知症老年人、独居老年人的安全, 在针对患认知症老年人的支援方面出台了不少措施。厚生劳动省网站特设专门的链接, 公开各地走失的认知症老年人的信息。

社区相关机构和非营利组织经常普及认知症常识和应对办法, 宣传对老年人的尊重和老年人权益保护, 防止歧视和虐待老年人现象的发生。针对老年人遭遇消费诈骗案件上升的情况, 社区相关人士采取各种手段防止老年人上当受骗。另外, 对老年人开展合同、财产等方面的咨询, 帮助认知症老年人管理财产。

对患认知症老年人在生活层面上予以支援。如购物、做饭、扫除等家务支援服务, 配餐送餐到家服务, 送货到家服务, 租借轮椅, 陪伴外出等。在社区开设老年人交流的场所, 满足老年人的社交需要。对那些患认知症的低龄老年人, 根据他们的身心状况帮助他们在一些残障福祉型岗位就业, 从事简单生产劳动。

针对患认知症的老年人, 社区养老护理机构提供上门照护服务、上门护理服务、日托服务和短期寄宿型照护服务等。在嵌入社区的养老护理机构中有专为认知症患者打造的“家庭小组” (认知症老年人群居公寓) , 主要接收需要援助级别二级、65岁以上、认知症状较明显、缺乏必要的独立生活能力的老人。“家庭小组”一般由5—9名老人和数名专业工作人员组成, 居住环境与家庭较接近, 有普通民宅、公寓、小型养老院等各种形式。机构中包括个人卧室、起居室、厨房、饮茶室等, 提供入浴、排泄、就餐等日常生活的帮助。患认知症的老年人可在专业工作人员的陪同下, 通过训练和接受指导等方式减缓病情的发展。为锻炼认知症老年人的生活能力, 工作人员会让他们帮着做一些择菜、扫地、擦桌子等简单劳动。房前屋后的空地种植各种蔬菜和花草, 让老年人体会劳动与收获的快乐。为了让患认知症的老年人能够记住自己的房间, 一些养老机构对房间墙壁的颜色进行区分, 淡绿、鹅黄、浅粉, 赏心悦目。门上的名牌设计也因人而异, 用识别性强的花朵图案来加以区分。

让健康老年人在社区发挥余热

随着平均寿命的延长, 老年人退休后在社区生活的时间也相应延长。预计到2060年, 日本男性平均寿命为84.19岁、女性为90.93岁, 如果按照60岁退休的话, 退休后有20—30年要在社区生活。

以1947—1949年出生的“团块世代”为代表的日本老年人在经济高速增长期大多在生产一线, 多为有技术、有专长的人, 退休后有不少依然希望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让人生有意义。社区志愿者鼓励有工作意愿的老年人去“银发人才中心”登记, 寻找工作机会, 也涌现了不少老年人创业、开设店铺、成立非营利组织的新现象。

千叶县柏市丰四季台地域高龄社会综合研究会致力于长寿社区的构建。他们开设了利用休耕地的都市型农业, 利用社区内土地开辟迷你菜园工厂、房顶农园, 让老年人亲近土地;让老年人开办社区食堂, 满足社区居民需求;还创设移动贩卖、配餐、生活支援等多种劳动机会, 吸引老年人走出家庭, 过一种充实的生活。

一些社区积极为老年人搭建信息交流和人际交流的平台, 让健康老年人成为社区生活支援的承担者。如在地理位置较好的商业区, 利用写字楼或商场的部分空间设立老年人沙龙、社区活动沙龙, 举办各种培训班和讲座, 内容涉及健康管理、计算机使用、料理方法、护理知识等, 深受老年人欢迎。一些社区的健康老年人负责儿童放学后的看管, 成为社区活动的积极分子。实践证明, 老年人在参加社区活动后比以往更加健康了。他们通过参与各种活动, 与他人交往, 体会到自身的价值, 获得了满足感, 成为构建温馨社区的直接参与者和推动者。

在养老护理机构里工作的人员中, 中年女性占了很大比例。一些机构的负责人、创办人都是中年女性, 大多数曾有过在医疗机构或福利机构从事护理相关工作的经验, 还有的是在家中护理过老年人。中年阶段的女性大多完成了养育子女的任务, 有时间和精力从事社会活动, 并对老龄化问题、养老问题有着切身的感受, 因此很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社区老年人的养老护理环境。

目前, 我国老龄化现象日趋严重, 养老护理领域存在诸多问题。如质优价廉、口碑好的养老护理机构常常一床难求, 而纯营利性质的养老院费用高昂, 令一般家庭望而却步。社区居家养老尚处于初级阶段, 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未来30年, 我国人口老龄化将会加速发展, 人口红利逐渐消失, 养老问题的严重性和必要性浮出水面。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 推进医养结合, 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的要求。为了实现一个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的社会, 让老年人更有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我们应借鉴国外的一些成功经验和做法。从这个意义上看, 日本在构建让老年人感到温馨的社区方面的确有不少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文章来源:《群言》2017年第12期;作者:胡澎,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社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